段云夙.

尝试混冷圈
鸽子精一枚

警校组猫猫大放送!(24)

啊……被拽过来码字了,更新真的这么好骗吗?(思)

算了,虽然还没到时间(叹)

私设如山

不太会写小泉红子,ooc致歉

   — —— —— —— —— —— —— —


   零猫闯入琴酒安全屋的事情告一段落,两只猫都互相交换了情报,随后小暹罗就开窗户溜走了。


   当然是在琴酒的注视下


   啊,虽然这只暹罗是英短的朋友,但是他怎么可能再养第二只猫呢。那可是琴酒诶(指指点点.jpg)


   目送自家不省心的幼驯染离开,景光猫默默叹了口气,眸光又一次瞥过了那个被封的死死地通风口。


   啊……又来了,熟悉的心梗的感觉。


   — —— —— —— —— —— —— —


   见过幼驯染的零喵心情好的不得了,沿着他追过来的路线原路返回。


   随后就光荣的迷了路……(目移)


   毕竟当时也是毫无意识的跟着满大街乱跑,又跟着琴酒的车来到郊区。也就是说,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是从哪条路来的,也根本没注意过沿途的地址建筑。


   迷着路,他距离自己家(?)越来越远,最后成功的走成了一个对角线。


   望着眼前的树林无语的零:……


   他记得……来的路上也有一片树林,是这里吗?为什么感觉不太像。


   在树林前徘徊了好一阵,他才迈开步子向里面奔去,穿梭着,越走越深,直至漆黑一片。


   不知什么时候,夕阳已经隐没了,月亮高高挂起悬在枝头,繁星满天,微微闪烁。


   沙沙的树林里闪过了一抹金色,娇小(?)的暹罗猫越过了一个又一个树枝,最后停在一个山洞前。


   在这片树林……不,大概是森林了。


   在这片森林里跑了半个下午,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走的方向有着不对劲。但是在偌大的森林他根本找不清方向,这给本就迷路的他雪上加霜。


   今天先在山洞里过夜,明天再去尝试走出这片森林。


   在琴酒安全屋蹭了一顿下午茶的他还不是太饿,除了时不时有风吹过来其他的都还好。


   零猫把自己团吧团吧窝在了两块石头中间的空地眯着眼睛— —那里还可以挡挡风。


   — —— —— —— —— —— —— —— —


   — —他是被一阵笑声惊醒的


   零喵从睡梦中惊醒,转过身对着时不时传来声音的洞穴深处呲牙,尾巴炸的高高的,爪子也冒出来了。

   这种地方,这个时间,怎么会有人在这里。而且笑的这么尖锐。


   他试探的伸出爪子往里面走了几步,拐弯处的山洞深处冒出了荧色的火光。


   以及,一个女人的身影。


   零喵:有点……阴森森的……(汗)


   不过,作为降谷零,怕鬼是不可能的!咳,只是被hiro吓到之后的后遗症而已,真的(目移)


   — —— —— —— —— —— —— —


   小泉红子今天也研究了一本魔法书研究到深夜,那是一本刚刚得到的古书,几天前被她从老宅里发现的。


   上面记载了很多咒语以及药物调配,她都很感兴趣,所以打算试个遍。


   虽然大多数的咒语都会有功效,但是也有一部分咒语念出来后依旧无事发生,也不知道是哪一步出了错。


   思索着,小泉红子继续完成了她正在调配的药。


   当她把最后一味药材丢进锅里时,降谷零也拐进了山洞深处,看到了里面古怪的装饰以及一位魔女。

   

    看着那个人嘴里念叨着什么奇怪的词,身前的锅也开始了晃动,还冒出了淡紫色的光和烟雾,压迫感随之降临。


   反正乍一看没一样是唯物东西。


   药完成了,小泉红子把它装进瓶子里,也注意到了洞口的小暹罗。


   “猫?”她揭下了斗篷上的兜帽,并在零喵愣愣的注视下一步步靠近。


   她抱起了突兀出现的猫仔仔细细看了一会道:“不对,你是人?”


   时隔半日,零猫再次冒出了冷汗。


   零:(⊙x⊙;)


   — —— —— —— —— —— —— —


彩蛋是我对本篇文的设定,建议各位观众老爷看看……不喜欢的及时跳车?抱歉,没有赶你走的意思。有人告诉我这是我的文怎么想就怎么写,但也觉得也还是要先把设定挑明?毕竟是最近刚决定好的。


   

警校组猫猫大放送!(23)

啊…不放心,又从床上爬起来码字的我(瘫)新年快乐— —跨年晚上窝在床上更新(望天)

ooc致歉

我真的写不好琴酒!!!(泪)

接20篇

   — —— —— —— —— —— —


   小暹罗在这个房子周围晃了好几圈,最终在一个刁钻的位置找到了一处洞口。


   没错,就是hiro用来逃跑的通风口≡ω≡


   零猫猫纵身一跃,抓住了通风口的管道檐,爬了进去,在矮小的管道里钻来钻去。


   唔…浴室,不对。


   这是书房?也不对


   啊……武器库(思)溜了溜了


   客厅客厅……


   经过零喵不懈的努力,他终于摆脱迷路转悠到了他心心念念的客厅。


   可喜可贺,可口可乐(鼓掌👏🏻)(?)


   零喵趴在狭小的通风口向下张望,就看到了他的幼驯染猫正一脸惬意的趴在窗台上打盹晒太阳。


   zero猫猫不懂,zero猫猫深受打击。


   hiro你在干什么啊hiro!(_Д_)(零猫摇头.jpg)


   感受到一股陌生的视线,坐在沙发上的琴酒缓缓抬头注视着漆黑的通风口。


   猫瞳泛着的荧光呈现在琴酒的眼睛里,他皱了皱眉。


   他思考了一会,起身走向那一处的房梁。


   偷瞄琴酒的诸伏景光还在疑惑他的举动,结果就看着他距离他的逃生管道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景光猫猫:∑(;°Д°) 马萨卡!


   景光猫瞬间就从窗台上跳了起来,他冲向琴酒所在的位置想要吸引他的注意让他放弃封住他的逃生路线。如果让琴酒发现了他的逃生路线的话,那就很难找到第二条路了!


   就在他急得团团转的时候,琴酒已经抓出了通风管道里的猫。


   于是,刚刚刹车的英短就被迫和小暹罗四目相对。


   零喵:……


   景喵:……


   零喵:嗨…?


   嗯,很好。现在景喵的毛是炸开了,而且炸的挺彻底。


   景:zero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啊啊!!!


   而夹在两猫中间的琴酒,神情有着古怪。


   — —— —— —— —— —— —— —— —


   零猫和景猫被一左一右放在了桌子上,对面还坐着一只琴酒(?)


   两猫一人就这么看着对方尴尬了许久,其实都是在各想各的。


   零猫在思考眼前这个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值得hiro卖身卧底套取。


   Gin正在思考这两只猫的关系,就现在来看他们的关系应该还不错,最起码是朋友。不然这只暹罗这什么会找过来,并且见到对方就炸毛了。〔作者乱入:炸毛的是景喵吧?〕


   景光…景喵才是真正在尴尬的那个。一会看看零,一会看看琴酒,眼神四处乱飘。究竟为什么一声也不吭,这么干坐着真的很尴尬啊(捂脸)


   — —— —— —— —— —— —— —— —


   谁也不说话,景光决定放弃挣扎,于是就在琴酒的注视下叼着拉着零喵走到一旁聊天。


   琴酒也不说什么,于是那些工具走到一旁为通风管道打上补丁,嗯,全补的那种。反正通风只要开窗就好了。


   嗯,就在景喵的眼皮子底下干的。


   他转过头,对他有着懵的幼驯染发出了痛心疾首与控诉的哀嚎。

   

   “喵— —(zero— —)”充满了痛苦的猫叫。


   零喵表示这辈子没被幼驯染这么控诉过,有着怂怂的。


   就,一不小心,就腿软了(目移)


   — —— —— —— —— —— —— —


ok,结束啦!我去码彩蛋(望天)

彩蛋有惊喜— —这次不是骗粮票啦,真的有内容!

抱歉

发烧了……40度,脑袋有点疼,这周先不更新了。有点神志不清,打字都费劲。抱歉啊,等我下周情况好点了就更!总请假真的很对不起!

在线求cp名

如题,在线求一个cp名,凛零真的不行……已经占tag了,不能用(捂脸)刚被人提醒过了。


不如就叫凛透吧!毕竟文章详情主角那一栏写的是黑川凛和透子,也不占tag!≡ω≡

名柯推文

一篇文火不火全看老福特上有没有同人……(捂脸)唉,心累,这么好看的文不能就此埋没!我来推文了— —

全篇高甜,情感细腻,无坑无雷,逻辑通顺,剧情满分,有笑点有泪点(?)(有没有泪点我忘了……),已完结,马甲一轻度ooc,但请坚持下去!这因为时间线的缘故。

目前正在筹备观影……为了凛零,怎么也要写下去!只要我忽视他的章节数,就能写下去!

警校组猫猫大放送!(22)

啊……我觉得我更的还算挺勤快的吧……虽然比不上那些日更或者有节奏的定点更……但是我最起码保持着无特殊情况下一周一更的吧。(思考)

ooc致歉

私设如山

我逻辑推理能力不行……写案件什么的简直要命。抱歉啊,凑活看吧。

 — —— —— —— —— —— —— —— —— —


   这是一个美妙的星期天,其实也不那么美妙……(废话文学)


   零跑出去的第二天,醒来了一个周末。安室透和几只猫猫坐在公寓里释放低气压。


   虽然不觉得降谷猫猫会出什么事,但是怎么说他现在也是只猫。如果被抓了呢?受伤了呢?被拐卖了呢?或者被琴酒发现一枪崩了呢?!啊……心梗的感觉


   安室透在三只猫猫的注视下莫名其妙的叹了口气。


   猫猫们觉得他们并不是很想知道这人到底在脑补什么,但也觉得如果再让他这么想下去绝对会发生很恐怖的事情。


   于是把他拽去了米花大商店。


   于是,柯南就在这个商店看到了一只安室透。并且左边抱着一只布偶,右边拖着一个缅因,还用猫包背着一只卷毛猫。


   ……哪有人这么出门的啊。柯南抽了抽嘴角,无力吐槽


   不过……现在也想不了那么多。


   确定目标(安室透)的柯南想也不想就跟了上去,拽住了他的衣服。


   莫名其妙被拉住的安室:诶?


   柯南轻轻拉了拉他的衣服,让他回过头。“安室哥哥…毛利叔叔推理出这个商场被人安装了炸弹,但是还没找到在哪。这个时候警察进来太显眼了,你能帮忙推理出炸弹在哪吗?”


   来了,熟悉的亮晶晶攻击


   安室透的推理能力还不错,这是相处这些日子柯南观察出来的。犯人留下的提示信息目前还没有想通是什么意思,既然遇到了,不如求助一下眼前的人。


   柯南把留有提示的卡片递给安室透。


   安室透结果,认真的看了起来。另外还有一只黑色的小脑袋。


   犯人这么明目张胆的给商场安炸弹,还把讯息发给了侦探,显然他的目的并不是炸商场,肯定是想让侦探查明什么。


   可是……好好的委托不行吗!按什么炸弹。


   看了一会,松田猫猫直接跳到了地上,还回头看了一眼。


   松田猫猫:“喵(hagi,跟上)”


   “喵~(来啦,小阵平!)”


   萩原猫猫拍了拍安室透的手臂,跳下去跟上了马自达的脚步,两只猫猫就这么一前一后消失在两人一猫眼中。


   江户川柯南愣愣的指了指猫离开的方向。“安室哥哥……他们没关系吗?”


   “不用管他们”(有炸弹,如果不上就不是他们了。)



    想要造成混乱,但几乎不伤人的地点就那么几个,一黑一白两只猫猫就在商场里上蹿下跳,很快就排除了大部分地方。


   接下来…是……


   配电室…


   松田猫猫盯着角落里一个黑色的盒子,上面还闪烁着红光。


   啧,这种地方如果炸起来可不好灭火啊。


   松田和萩原绕过地上杂乱的电线,来到炸?弹的旁边。


   马自达看了看hagi,看着他刚刚抢(?)过来的有用的工具。


   从里面挑出来一个螺丝刀,用嘴叼着拧螺丝,折腾了好一会才把外壳拆开,露出里面的电线。


   变成猫真不方便,剪线钳即使是最小号也依旧拿不住。拆弹是需要专注和手稳的,这样的话钳子容易脱手,玩意剪错了哪条线……


   猫猫的夜视能力很强,不用手电筒也可以看清它的内部结构。


   松田猫猫尝试扶着墙站起来,两只爪子捏着剪线钳在盒子里捅咕,这画面说实话既视感有着强。


   如果不是时机不对hagi都想笑出声。


   马自达回头看了他一眼。


   嫌弃.jpg(눈_눈)


   作为猫猫两只脚有着站不住,所以松田捣鼓一会就会换萩原。


   看了看时间,还有三十分钟。如果是平时,别说三十分钟,三分钟他都嫌多。


   不过照这个进度,最多也就十分钟,够用。


   “喵……(好累)”萩原猫猫瘫在地上,旁边是正在剪线的松田。


   “哔— —” “!!!”

   

   一声电音响起,炸弹的时间直接跳到了7秒,还在一点点倒数。


   6


   5   还差一根线


   4   剪线钳险些脱手


   3   沉着稳定的应对炸弹


   2   剪线钳搭在最后一根线上


   1   “咔嚓”


   0


   “喵……(好险)” “喵~(小阵平真棒!话说最后一秒化险为夷是什么主角视角。)”


   还好……炸弹拆除了。


   没有出现伤亡,这是最重要的。


   — —— —— —— —— —— —— —— —


   彩蛋一:hagi到底幻视了什么

   彩蛋二:抓耳挠腮的炸弹犯

   彩蛋三:赔钱的安室透


   芜湖— —感觉写的完全没有那个氛围感……唉……

关于我快要被页多字多且繁琐的化学作业气(急)哭那挡子事(捂脸)啊,情绪已经上来了,越写越烦躁,快要摔笔了。过来发个文案平复一下心情。就那么一串字翻来覆去的写,少了还不行……写了三篇都完完全全是一样的玩意!!!而且密密麻麻的写,字多空小这排版的人是有什么毛病啊!!!(暴躁)


很好,化学挺过去了,除了情绪有点上来其他没什么。不过我转头看向了英语作业。……呵呵哒,全都是我讨厌的类型,又臭又长还要背的东西,一样的字多……糟糕,呼吸有点急促了,有点大喘气,感觉快要哭出来了……这难道是考前焦虑?最近刚通知考试。讨厌学习……讨厌作业……讨厌考试……QAQ

警校组猫猫大放送!(21)

我摆,我摆,我再摆(瘫)“向偶像看齐(大拇指.jpg)”

ooc致歉

半夜爬起来码字.jpg

说真的,我写不好琴酒,真的写不好!(抓狂)

   — —— —— —— —— —— —— —


   诸伏景光这两天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安逸生活,清净到他都快淡忘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


   他花了半天时间跑遍了琴酒安全屋的各个角落,甚至于每一个管道— —怎么说也是来卧底的,当然要提前规划好逃跑路线。


   于是他就发现了一个通风口,很好爬上去,出口也很低,跳下去不会受伤。通风口正对一片树林,很适合躲避。


   景光:nice!o(*≧▽≦)ツ(猫猫点赞.jpg)


   在屋里屋外晃了好几圈,景光挑了一处阳光很充足的窗外,拽了一个柔软的抱枕,窝在上面眯着眼睛晒太阳。


   景光:咕噜噜……≡ω≡(猫咪打呼噜.jpg)


   等等,景光麻麻你清醒一点!这么可爱的声音不是你能发出的啊!【作者乱入】


   “咔哒。”


   房屋的大门打开了,与此同时还有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直冲冲的钻进诸伏景光的鼻子里。


   快要睡死过去的诸伏景光当场跳了起来,尾巴尖都炸开了,眼睛里的瞳孔竖成一条直线,然后就这么懵懵的摔在地上。


  “喵呜…〔什么情况〕”诸伏景光睁开眼,就注意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琴酒。


   那人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但是这浑身的气味告诉诸伏景光这家伙的黑风衣上绝对沾了不少血。不过那银色的头发倒是一点都没沾上……(•́ω•̀ ٥)


   默默注视着他脱下衣服扔进衣篓里。


   景光悄咪咪的摸过去,看着他为肩膀上的伤消毒包扎,大概是子弹擦伤,没流多少血。其实仔细一看……琴酒长得也还不错,算得上是一个池面脸,如果好好搭配的话绝对比现在这样招人喜欢。


   裸着上半身的琴酒略带冷意的眼神扫了过去,与这只胆子奇大的小猫对视。


   不是说猫的胆子都很小而且讨厌刺鼻的味道吗,这个不知死活的小东西竟然敢靠过来打量他。


   琴酒感觉他可能是有着累到精神错乱了,不然他怎么会把波本那个人的猫抢过来自己养,而且还容忍他直勾勾的目光。


   琴酒思考,他产生了和当初安室透同样的想法。


   “我怎么就把你带回来了……”琴酒把诸伏景光举在眼前,盯着他的眼睛,自言自语般的喃喃了几声。


   虽然已经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但是琴酒也不打算把景光猫丢出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错过了这只猫,就会错过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他也忘记当初为什么会把他带回来,只有看着他才会想起来— —这双眼睛。


   很像那个人的…这双眼睛。



   又是这样。


   景光闭了闭眼。


   只要这个人和自己对视,一种奇怪微妙的气氛就建立起来,他到底,在透过我看谁。


   不管是谁,那个人应该已经死了,而这个人,很明显自己都不知道他的想法与情感。


   被当成别人的感觉很不好,尤其是对于景光这种情感较强的人来说。不明白对方在想什么,在看谁,这种寂寞安静的情绪不是给他的,却要承接下来。


   不过琴酒竟然没有发现自己对那个人的情感,最近频繁的想死他竟然还没有感觉到吗,太迟钝了吧╮( •́ω•̀ )╭


   没一会,诸伏景光就被放下来了。


   琴酒回到楼上的卧室,而诸伏景光继续趴在窗台上。两人相安无事,互不打扰。


   — —— —— —— —— —— —— —— —— —


   彩蛋是零喵对景光猫的控诉— —


   请问,琴酒到底要不要掺水……(思考。)下面评论区说出你的想法,琴酒最后要不要掺水

 

   好啦,大半夜的,大家晚安!

   


   

月考,暂退,这周不一定更。下周再说

警校组猫猫大放送!(20)

ooc致歉

私设如山体滑坡


   — —— —— —— —— —


   低气压弥漫在安室透房间里,一人四猫面对面坐在床上,谁都没有出声,脸黑的不像话。


   安室透向他们讲述了诸伏景光被琴酒劫走的开头和结尾,并向他们发出了诚恳的道歉。


   因为景光到底做了什么才让琴酒这么坚定的想带他走他并不知道。他知道的是,他只是把幼驯染放到琴酒那一会,就一会!就没了!幼驯染就不是自己的了!


   不,都是他的错,他就不该把猫放到琴酒那,不.他就不该让琴酒发现猫的存在,不.他就不.该接琴酒的任务,不.他就不该带景光出门,不.他就不该买这个东西,不.他就不该带猫来波洛,不.他就不该养这些猫……?啊这个就算了。


   总而言之,都是他的错。_(´ཀ`」 ∠)


   低着头的警校组听着安室透的话语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着。


   他们并不了解琴酒,把景老爷放在他那会不会被虐待,会不会受委屈,会不会在某个角落被抛弃。

   【作者乱入:拜托希望人好点,怎么感觉像把女儿嫁给不熟悉的有犯罪记录的大户人家的老母亲(?)】


   但是,hiro旦那为什么老老实实跟那人走了,还是说被压制反抗不了?亦或是……


   他想独自冒险?!


   床上的一人四猫似乎是有了同样的想法,齐刷刷的抬起头露出惊恐的面容。如果这个想法成立的话……不行,他会出事的!


   诸伏景光这个年龄还是横冲直撞的性情,外守一那次直接冲向爆炸的二楼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


   而且,他们是人的这件事实在安室透面前瞒不了几天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们不打算瞒着,另一部分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属于人的习惯。


   不知道,景老爷能不能完美的演绎着猫的角色,不露出异常。还要,想办法快点把他带回来。


   带回来。


   被这一想法冲昏了头脑,zero猛地从身边开着的窗户跳了出去【作者乱入:养猫记得关好窗哦~】无论后面的人怎么呼喊,就是头也不回的往大街上冲。


   他要去找hiro,找到他,把他带回来。去晚了的话……如果……


   — —— —— —— —— —


   zero失踪两天了。hiro也被带走两天了。坐在办公桌前的安室透叹气,这两个小家伙,这么闹容易出事啊。


   然而,另一边。


   降谷零运气不错,盲目跑了一下午后在大街上遇见了一辆保时捷356A,安室透说过,那是琴酒的车。不过,琴酒没有带景出门。

 

   车快要开走了,降谷零快速的跟了上去。结果就是,跟丢了,不过应该已经离得很近了。


   降谷零四处看了看,这是一片郊区,没什么房子,应该是琴酒的一处安全屋区域地址。


   这时,他发现一辆漆黑的车停在了这栋房子门前,车上走下来了一个人— —那是琴酒


   看着他打开门,走进屋内,降谷零才慌忙向那栋房子冲去。


   不过他并没有闯入,而是徘徊了一圈找了个窗子向里张望。笑死,就算再失控也不可能在屋主人在的时候进入找死,如果他这么做了就真的应该把自己打包送回去给鬼老头重新进修一段时间。


   而琴酒显然也发现了这只猫,不过他并没有管,如果这只是只普通的猫是最好,但如果是某个机构某个人训练出来用来追踪他的他也奉陪到底。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是海对岸的一个国家的成语。


   说到底,他并不怕战斗,这间安全屋地下室也有武器,如果对面利用人海战术他也可以开着保时捷走地下车库的暗道离开,这也只是他安全屋的其中一处罢了。

 

   不过他唯一顾忌的可能就是那只很像苏格兰的猫了


   可能会被吓到吧,听说猫对声音会很敏感,如果是枪声会不会跳起来四处乱窜,到时候也没有精力管他的死活。


   要不然先把他放地下室吧。


   被盯得脊背发凉的诸伏景光:?


   — —— —— —— —— —— —— —— —


   琴酒人设崩了吧,绝对崩了吧(捂脸)

   他们怎么可能这么温柔啊!也不可能会有这么明显的弱点啊!而且怎么可能放任zero跟在后面啊!(抓狂)

   果然,恋爱的人智商为负数……(不是黑,别喷,没有骂人的意思,没有看不起的意思)

   还要去码彩蛋……


   彩蛋:景光猫猫在琴酒家两天的安逸生活。— —老年人退休场面